英国女子主动帮母亲和继父代孕 辈份有点乱


海外网8月7日电 一位英国母亲由于身体原因无法再次怀孕,其大女儿主动提出帮助母亲和继父代孕,因此,大女儿便成为了自己“弟弟”的生母。
  据《欧洲时报》报道,现年47岁的杰基·爱德华兹(Jacky Edwards)是一名护士兼作家。两年前杰基在丧偶不久后遇到了她现在的丈夫保罗(Paul),一家医药公司的主管。杰基与上一任丈夫生了5个孩子,由于她最后一次生产带来的并发症,杰基切除了部分子宫。因此,杰基和新任丈夫若想再生个宝宝,必须找人代孕。
  杰基说:“保罗希望能有一个属于我们俩的孩子,所以他建议采用我的卵子,找一位代孕妈妈,如果我们不去试试,他一定会难过。所以我们在婚后便开始寻找代孕妈妈。”但是,试管婴儿诊所却告诉杰基,她正在经历更年期,已经不再排卵了。
  后来杰基把这件事告诉了她的大女儿凯瑟琳,并表示自己已经放弃再要孩子了。没想到凯瑟琳主动提出要为母亲代孕。
  杰基表示:“我听到女儿的话后激动地热泪盈眶,我没想到凯瑟琳主动提出要为我和保罗生个宝宝,我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杰基和凯瑟琳母女感情很好。凯瑟琳也已经结婚,丈夫山姆(Sam)是一位工程师,两人育有两孩子,一个7岁,一个4岁。得知母亲孕育宝宝的希望破灭后,凯瑟琳就萌生出为他们做代孕妈妈的想法。“山姆很支持我,但是要放弃所生宝宝的抚养权,山姆担心我会难受。但是我们知道这么做是对的。因为我们一家人共同经历了父亲的去世,父亲生前那么爱我们,作为回报,我想为家里带来一些欢乐。”凯瑟琳说道。
  通过将保罗的精子直接植入凯瑟琳体内,凯瑟琳成功怀孕。2016年5月,由凯瑟琳代孕的宝宝出生了,名为凯斯宾。凯瑟琳表示,“我是凯斯宾生物学意义上的妈妈,但我从来没有把凯斯宾当成自己的孩子,即便我在怀着他的时候。他一直都是我妈妈的小儿子。”
  杰基则表示,“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这(凯宾斯)就是我的宝宝,只不过孕育在别处罢了。”
  据悉,英国大众采用代孕方式衍生后代的案例不再少数。根据英国司法部家庭法庭的数据显示,在2011年,共收到117件父母权申请——将法律权益从代孕妈妈转移到意向父母。而这项数据在2016年达到394例。根据澳大利亚非营利组织代孕家庭(Families Through Surrogacy)调查显示,有超过1000对英国夫妇前往海外寻求代孕妈妈。

揭秘非法代孕地下产业链 怀孕生产服务一条龙98万包生儿子

揭代孕地下产业链 公司怀孕生产服务一条龙98万包生儿子

  南京市民李先生的妻子患有卵巢早衰。多年来没怀上孩子的她,一直在正规医院接受治疗。今年5月份,李先生忽然收到一条短信,对方称可以代孕,还打出了“98万包生儿子”的广告。
  李先生经过咨询发现,这样的“代孕”行为已经涉嫌违法违规,于是将相关情况向《零距离》进行反映。
揭代孕地下产业链 公司怀孕生产服务一条龙98万包生儿子

  “17万,卵子任意选”
  《零距离》调查人员以需要代孕为名,与这家公司取得了联系,并在7月份来到了这家代孕公司。工作人员介绍,不少客户都在他们这选择购买其他女性提供的卵子,在与丈夫的精子配对后,可以选择由妻子代为孕育,也可以由其他女子代孕。
  “你需要什么样的卵子?我们找三四个给你挑,体检后打针取卵做胚胎…… ”当然,接受这样的服务价格并不便宜。
  工作人员称,男方配对成功后,选择让自己妻子孕育的话,费用是17万,分4次付清。
  “68万代孕98万包生儿子”
  工作人员介绍,如果女方不想自己孕育的话,还可以选择代孕,就是将受精卵植入另一名专业代孕妈妈的子宫,由他人完成怀胎分娩全过程,要68万左右。“不成功,钱全数退还”。
  对于一些只想要男孩的客户,还有一个98万包生儿子的活动,公司全程负责,只需要客户提供精子,产检报告定期发送给客户,之后等着抱儿子就行。
  工作人员还拿出手机里的照片,说有客人刚刚挑选了一位在校女大学生供卵,“是北京科技大学的学生,20岁,马上升大三,客人刚定的包儿子的项目。”
  “供卵者年龄21-28岁 名牌大学生都有”
工作人员说,对于提供卵子的女性和代孕妈妈,他们都会选择年龄在21岁到28岁之间,有的是在校大学生,有的是名牌大学刚刚毕业的,如果客户不满意,还可以根据客户的特殊要求来进行挑选,直到满意为止。
  为了避免日后产生纠纷,他们一般不会让提供卵子的女孩直接代孕。“很多别的公司做过,产生不少纠纷,比如孩子生下来,她不给了,因为这个孩子跟她有血缘关系。”
  “公司怀孕生产服务‘一条龙’”
  为进一步取得信任,这家公司还专门安排了工作人员带着调查人员,见了几位已经怀孕的“代孕妈妈”。
  这些“代孕妈妈”都是二十多岁,来自徐州、四川、河北等地。怀孕之后就被统一安排住在了一起。在工作人员的介绍中,这里不像产房,更像是个“一条龙”的生产车间。
  工作人员说,这些代孕妈妈接到订单、怀孕之后,他们会负责全程的孕期检查以及吃住行,客户完全可以放心。
  调查人员探访取卵取精的流程
  8月中旬,代孕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可以带着调查人员去看一看取卵、取精以及胚胎移植的地点。离开南京境内往西南行驶了30公里左右,车辆在一栋五层小楼前停了下来,从外观看这栋楼很普通,楼里则别有洞天。
揭代孕地下产业链 公司怀孕生产服务一条龙98万包生儿子

  “不对外开放的医院,有严格的安检”
  什么都不让带,客户还要经过严格的安检,才能由专人带着刷卡乘坐电梯,上五楼生殖中心。代孕公司工作人员介绍,这里是一家不对外开放的医院,有实验室、手术室,专门从事取精取卵,以及胎胚移植。
  调查人员注意到,在五楼生殖中心,有一些拿着包的人,代孕公司工作人员说,都是其他代孕公司的人,客户来这里做检查,必须由他们带着,“进来是要交20万押金的,医院只给中介提供技术,为的是”。
  “开了四五年,设施专家都是最好的”
  代孕公司工作人员说,这里之所以隐蔽又严格,完全是出于安全考虑:“你开这种医院,卫生局要有关系。如果被抓到,是有非法行医罪的,供卵代孕都是不合规的。”
  代孕公司的工作人员还进一步介绍,这里已经开了四五年,不论是设施还是专家,都算是最好的。
  地下代孕灰色产业链每年牵动数亿资金
  在和代孕公司工作人员的交谈中,调查人员了解到,目前,代孕在国内有着巨大的产业链,这条产业链的一端是渴望孩子的夫妇,另一端是供卵女孩,以及以出租子宫获得高额酬劳的代孕妇女,连接两端的是游走于灰色地带的代孕中介,以及谋求私利的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
  中介分为两级
  一级中介:代孕公司(赚取大部分费用)
  二级中介:提供供卵女孩和代孕妈妈
  代孕公司会支付
  提供供卵女孩的二级中介2万-7万元
  提供代孕妈妈的二级中介约20万元
  代孕公司工作人员介绍,地下代孕的灰色产业链每年牵动着数以亿计的资金,其中,供卵的二级中介甚至已经形成了遍布全国的,“供卵的公司是给全国供的。”
  代孕公司利用年轻人的天真 牟取暴利
  代孕公司工作人员介绍,我们国家有“精子库”,但是没有“卵子库”。很多不孕的人在医院排队等着“借卵生子”,但是往往等五六年也等不到,而愿意捐赠的人就更少了。因此,以爱心供卵的名义找到愿意供卵的女孩在这条产业链中至关重要。
  随后代孕公司的工作人员又通过二级中介给调查人员介绍了几名愿意供卵的女孩。其中一名女孩说,她是今年六月份刚刚毕业的,目前还没找到工作,从事供卵也是背着家人的。
  供卵女孩:我是南通人,94年,一本毕业,我觉得这个本身也是一件助人为乐的事情,在帮助别人的时候也能体现自己的价值,我觉得也是一件好事。
  而代孕中介利用年轻人涉世不深,天真、易轻信他人的性格,从中牟取暴利。“比如爱心供卵,要价6万,女孩拿2万,净赚4万”。
  工作人员保证,在孩子出生后,无论是供卵者、还是“代孕妈妈”、都不会再出现,客户家庭的秘密将无人知晓。这种看似贴心的代孕服务真得能开展吗?
揭代孕地下产业链 公司怀孕生产服务一条龙98万包生儿子

  专家:这种行为将引发诸多问题
  ① 存在隐性健康问题的“代孕妈妈”很难被发现
  “存在一个非法买卖婴儿的可能,是对婴儿人性的贬损”,南京林业大学应用伦理学研究员李广博表示,社会上所谓的“代孕公司”往往唯利是图,供卵者和“代孕妈妈”如果存在隐性的健康问题很难被发现。
  ② 引发伦理道德上的诸多问题
  如果一名供卵者出于经济目的多次供卵,就会在社会上形成多名隐性“同母异父”兄弟姐妹的出现,引发伦理道德上的诸多问题。正是基于违规代孕的巨大风险在我国,这也是一种明令禁止的违法行为。
  ③ 给参与双方埋下法律风险
  “私下代孕”行为的出现,也给参与双方都埋下了法律风险。因为行为不合法,所以通过代孕公司签订的,与代孕有关的如孩子的归属、孕期的待遇和报酬等一系列合同均是无效的。

广东严打非法代孕 全省范围内开展查处违法违规应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专项行动

近日,广东省卫计委等11部门印发《开展查处违法违规应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专项行动工作方案》通知,今年10月底前,将在全省范围内开展查处违法违规应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专项行动,严厉打击非法采供精、非法采供卵、非法性别鉴定以及“代孕”等活动。
南都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广州市内一些公立医院洗手间是非法辅助生殖业务信息发布“灾区”,在互联网上,各种辅助生殖业务的信息也较为密集。
省卫计委等11部门立项打击代孕等违法行为
8月14日,广东省卫计委等11部门《工作方案》要求,决定自7月起至10月底,在全省范围开展查处违法违规应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专项行动。而在此前的6月15日,国家卫计委等12部门,已联合制定了《开展查处违法违规应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专项行动工作方案》,方案表示,此举是为进一步维护人民合法权益和正常生育秩序,着力解决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应用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根据广东省卫计委发布的《工作方案》,“严厉打击”的非法对象包括,非法采供精、非法采供卵、非法性别鉴定以及“代孕”等活动,重点整治发布不良信息、中介违规经营、非法使用药品和医疗器械、非法应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等违法违规行为,严肃查处非法组织买卖精子、卵子和代孕的中介机构和人员。
此外,此次专项行动还要对非法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非法采供精、非法采供卵以及“代孕”宣传的广告、信息等进行清理和查处。并加强对省内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应用的医疗器械和药品生产经营企业的监督检查,查处违法违规销售、采购、使用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相关药品和医疗器械行为。
“实际上类似的整治行动,在前年也是有过的,而且时间为期一年。”广州某公立辅助生殖中心负责人向南都记者坦言,由于非法辅助生殖的“产业链”具有环节多及隐蔽性较强等特点,因此查处也相对较为困难,“过了风口浪尖抬头还是有可能的。”
正规医疗机构只做人工授精及试管婴儿
据悉,目前我国在法规范围内,允许开展的辅助生殖技术主要为“人工授精”和“试管婴儿”,而且这两项正规业务只能在获批准的公立辅助生殖机构中进行。
“每次遇到部分提出 代孕 需求的人,我们只能告诉他们,包括我们在内的正规辅助生殖机构,是不可能提供这方面服务的。”广东省计划生育研究所副所长、生殖遗传主任医师郑立新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获批可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正规医疗机构,都是依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开展相关业务。
根据由原卫生部(现国家卫计委)于2001年8月1日施行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规定,只有少/弱精症、宫颈性不育或免疫性不孕等生殖障碍的夫妇,才能接受辅助生殖技术,而且《办法》也指出,除人工授精和试管婴儿外,正规辅助生殖机构禁止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胎儿性别选择(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以及代孕业务。
据广东省卫计委今年初公布的《广东省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机构通告》显示,目前全省允许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机构共计54家,而广州市可开展辅助生殖业务的正规医疗机构共16家(详细见表)。
记者调查
一些医院的洗手间成非法代孕信息发布“灾区”
南都记者发现,采供精、采供卵、性别鉴定及“代孕”等地下业务,比较繁忙。
21日,南都记者以“广州代孕”为关键词在网上搜索发现,首页和第二页大部分为代孕网站信息,记者进入其中一家网站看到,其声称“与国内部分三甲医院建立合作关系”,但南都记者向该网站客服咨询,想了解与哪些国内三甲医院有合作时,该客服表示,目前所有代孕业务都在国外进行,“国内做代孕有法律风险”。
除互联网途径外,有市民向南都记者透露,一些医院的洗手间,也是违法人工辅助生殖信息发布的“灾区”。南都记者来到广州天河区一家公立医院的洗手间,发现这些信息主要留在便坑门后,并以圆珠笔、广告贴纸以及刀刻墙面等方式留下联系信息。
为了解目前非法代孕情况,南都记者以“需要代孕”的名义,致电其中两个自称提供代孕服务的人士,其中一名薛姓男子表示,这项业务包括取精、选择性别及代孕在内,所有流程在内费用约80万元左右,另外选择代孕女性费用约3万至5万,薛姓男子还表示,做此项业务需要打部分定金,“保证100%能按客户意愿生出来”。
另外一名自称“阿连”的男子,他向记者的报价则相对便宜,所有流程费用共计41万至48万元,而借卵费则为3万至8万不等,每次均按照流程进行费用收取,但同时阿连也谨慎地表示,需要看男性精液健康情况而定,“未必一定会成功”。
至于提供证件方面,上述两名人士均声称不需要提供身份证、结婚证等证明,但阿连则向南都记者提醒,最好在公立医院先做一次精液检查,“但如果找我们做也可以”。至于具体操作细节方面,上述两名人士在电话中均声称,需要见面后才能商定“各种代孕细节”,但他们也同时“承诺”:“若客户有相关需求,代孕可留在广州做。”
对于非法辅助生殖信息频频在医院出现,某医院内部人士也向南都记者表达无奈态度:“就算清理了,这些 小广告 依然 春风吹又生 。”
链接
部分医疗机构接受辅助生殖人数增加
据今年1月举行的“2017年广东省卫生计生工作会议”中透露的数据显示,自2016年全面二孩落地实施后,广东省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15日,新增二孩出生40.78万人。
自“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后,南都记者从部分公立医疗机构了解到,35岁以上高龄女性做辅助生殖量也有所增加。
以中山二院(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为例,该院2011至2016年35岁以上做辅助生殖妇女为6392周期,其中2016年该院做试管婴儿的45岁以上人群近200人;而中山三院40岁以上生出娃的为6人(截至今年3月底,当时还有9例在妊娠期中);而广医三院去年做辅助生殖周期为7918个取卵周期,比2015年增加23%,大于35岁人群所占比例增加6%,40岁以上增加4%。
广州获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
机构名单
1、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2、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
3、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4、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
5、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
6、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7、广东省中医院大学城医院
8、广东省计划生育专科医院
9、广东省妇幼保健院
10、广东省人民医院
11、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
12、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13、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14、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
15、广州市番禺区何贤纪念医院
16、广州市花都区妇幼保健院

卡戴珊妹妹要帮卡戴珊代孕生三胎?科勒与金-卡戴珊到医院检查

新浪娱乐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科勒-卡戴珊(Khloe Kardashian )在节目中自曝上一段婚姻内幕,称自己曾假装接受备孕治疗,对离婚早有准备。

  据悉,这段爆料发生在最新一期的《与卡戴珊姐妹同行》节目中,科勒首度透露称自己当初并没有认真备孕以及接受治疗,因为始终对自己的婚姻表示不乐观。

  在节目中,科勒与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一同前往某妇产科医院做检查,以确认自己是否可以为金-卡戴珊代孕,并帮助金-卡戴珊与侃爷生下第三个孩子。当医生询问科勒是否曾经尝试怀孕时,她给出了很有趣的回复:“我假装尝试过。因为我当时虽然结婚了,但是我并不看好我们的未来,所以我只是一直假装我在尝试而已。”

  为此,科勒还在镜头前做出了忏悔:“当我接受生育治疗的时候,他们更多都在为拉马尔着想。我觉得应该停止(治疗),因为在我们俩的婚姻当中还有很多深层的问题没有解决。我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再让一个孩子进入我们的生活,我为了帮他打圆场,甚至让很多事情看起来都是我的问题。我觉得我已经很努力地在担负自己的责任,因为他也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处理。”

  在此前的《与卡戴珊姐妹同行》节目中,他们尝试怀孕生子、建立家庭的内容均有记录,其中还包括科勒2012年拜访生育专家的情景。但是,金-卡戴珊曾在2014年透露称那一切(尝试)都是为了节目效果,因为科勒当时已经发现两人之间的问题很严重,“她背着我们大家,故意错过与医生安排的会面。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婚姻已经出现了问题。”

  据此前报道,科勒与前任NBA球星丈夫拉马尔-奥多姆(Lamar Odom)在约会短短一个月之后迅速于2009年结婚。2013年,科勒因为拉马尔的吸毒问题以及不忠最终决定离婚。另外,科勒目前正在与NBA球星特里斯坦-汤普森(Tristan Thompson)约会,爆料不断的最新一期《与卡戴珊姐妹同行》本季完结篇将于本周末播出。(文/老甲)

女儿自愿为母亲和继父代孕生下弟弟 帮助母亲和继父实现愿望

英国汉普郡朴茨茅斯市女子凯瑟琳的爸爸7年前去世,母亲一直单身。当她得知无法再生育的妈妈又有了相爱的人并想与他有个孩子时,她自愿成为母亲的代孕者,帮助母亲和继父实现愿望。

凯瑟琳的母亲爱德华兹今年47岁,育有5个孩子。在儿女的鼓励下,2013年,她认识了48岁的化学家保罗,两人结婚。凯瑟琳征得丈夫同意后,决定为母亲代孕。在得到律师与代孕专家的许可之后,他们于2015年年中开始起草方案。

凯瑟琳在一家酒店里接受了人工授精,37周后顺利诞下一名男婴,起名为凯斯宾,交给她的父母。对于此事,免不了会有许多流言蜚语,但爱德华兹一家不去理会。凯瑟琳说,父亲的去世对他们一家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她只是想用这种方式为母亲、为这个家带来新的生机、新的快乐。她会一直以姐姐的身份对待这个小弟弟。

英国已有法律保护代孕妈妈、孩子以及委托人,虽然委托人与孩子可能没有直接血缘关系,但他们依然是法律承认的父母,享有一切权利。

在北美代孕生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代孕在美国加州等是完全合法的!

根据中国人口协会2009年发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国内不孕不育治疗失败率占66%,最终,必然有一部分父母将基于各种原因,即便代孕被法律禁止,也要采取这一模式迎接新生命。

乍一看去,无论精子和卵子来自何方,无论是谁的子宫,无论志愿代孕还是付费代孕,一对夫妻能够迎来家庭中的一个新成员,总是令人暖心的事情。不过,很遗憾的事情就在于,代孕毕竟要带来诸多伦理上的考量,无论代孕是否合法,在代孕是一种既成事实的情况下,如何让人类社会在可控秩序下发展,比代孕是否合法更为重要。

在这个问题上,美国人表现出了一贯的前卫开放态度。在美国不同的州,代孕是否合法的规定不统一,美国的联邦法律并未介入这一敏感议题,而是瞄准了更为源头的一个话题:在现代社会里,有太多种方式可以替代原始方式生殖出来婴儿,无论方法是否合法,对已经诞生的婴儿来说,谁是婴儿的合法父母。

《统一父母身份法案》为此也跟随技术的变化和社会的发展做出了不同的改变,在2002的最新修订版本之中,除了传统的自然生育、收养等模式之外,对基于协议的代孕行为产生的婴儿,法律认定父母身份由代孕协议决定。

这一原则并没有挑战不同的州对于代孕的法律规定。从这一法案本身来说,无论精子和卵子来自哪里,生育婴儿的母亲就是婴儿的母亲。同时,如果有代孕协议或者其他法律协议,生育出来的婴儿也可以属于协议中所规定的父母。对于代孕出身的婴儿来说,究竟属于生育的母亲,还是协议规定的母亲,在不同的州有不同的规定。
比如亚利桑那州婴儿属于生母,科罗拉多州婴儿可以在出生前由协议确定母亲是谁,而阿拉巴马州则需要等婴儿出生以后再通过收养程序转移母亲的身份,或者在加利福尼亚州由法律明确规定如何通过协议确定母亲的身份。同时,还有一些态度含糊的州,母亲是谁一旦出现争议,要通过法院判决决定,法院判决并没有可预期的结果。

在对代孕问题最开放的加州,首次确立代孕协议的有效性,来自于1993年的Calvert V.S. Johnson案,这一事件中,后者接受前者的委托,以1万美元的价格签署了代孕协议。可是,在十月怀胎的过程中,双方因为费用等问题产生了争议,而Johnson对婴儿产生了情感,于是拒绝将婴儿交给Calvert夫妻。Calvert夫妻作为提供精子和卵子的一方,坚持按照协议要回婴儿的所有权。

在法庭上,Johnson虽然和婴儿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她提出的理由认为,代孕协议违反了社会公共利益,代孕行为是对妇女的剥削,是一种奴役行为。法院在确认Calvert夫妇积极为婴儿的降生做努力之后,就代孕是否违反公共利益的奴役行为做出了最后的结论。法院的理由是,法律禁止违反当事人意愿的“非志愿奴役”,但是并不禁止当事人主动同意的“志愿奴役”。
这一判例,确定了有代孕协议,同时委托方也是精子与卵子提供方的情形下,要严格执行协议规定。而对于代孕来说,人类的行为实在是太复杂了,血缘、情感、金钱诸多问题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上演了无数的悲欢离合。

有的案例里,卵子来自于代孕方,而委托方在婴儿出生前后却闹起了离婚,代孕母亲决定自己抚养婴儿。委托方夫妻和好后接回了婴儿,几个月后又彻底的离婚。此时,代孕母亲不仅生育了有自己基因的婴儿,也有抚育的体验,但并没有和男方一起生活的意愿,她又加入到婴儿抚养权的争议之中。

有的案例里,委托方夫妻采用的是其他人的精子和卵子,并找了代孕母亲进行生育。在婴儿即将出生的6天前,夫妻双方不欢而散离婚。代孕母亲没有抚养婴儿的意愿,委托方夫妻对于和自己并没有血缘关系的婴儿也毫无情感,双方都拒绝抚养婴儿。最终,一个婴儿即将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却没有任何一个成年人愿意对婴儿负起养育和监护的责任。

还有的案例里,委托方是同性夫妻关系,而法律对于父母关系的认定依然严格的按照父亲和母亲来划分,也就意味着有男性要被拟定为母亲,或者女性被拟定为父亲。
律诉讼和40万美元的法律费用。 Amanda Voisard / jsonline.com

在林林总总的代孕案件之中,不得不感慨,美国法律虽然规定了谁是婴儿父母的法定情形,却无法规定人类该如何控制自己的情感。婴儿不仅仅是自然血亲,或者法律规定的拟制血亲,婴儿意味着需要有人在他成年之前肩负起全部的监护责任,这不仅仅意味着金钱的投入,更需要情感的投入。在代孕制造的问题之中,最困难的无疑于如何用冰冷的法律来约束人类奔放的情感,如何让不负责任的人类对制造出来的新生命负责任。

纵观全球对代孕问题的看法,从最严格的代孕违法,到最宽松的有偿代孕合法,漫长的光谱上都能在美国的法律实践中找到对应的样本。而对代孕问题最为开放的加州地区,也见惯了人类在生殖与情感问题上的种种光怪陆离。幸运的是基于英美法的传统,法律系统可以对每一起代孕与抚养权的争议该如何合理处理进行独立而成本高昂的讨论。

在更为普遍的大陆法国家,如何用严谨的法条和逻辑的理性来约束人类狂放的行为,让奴役女性的子宫变得规范,让抚育婴儿变得负责,将是一个更大的挑战。

西季威客所说:“在一个组织良好的社会中,最重要、最必要的社会行为规则通常是由法律强制实行的,那些在重要程度上稍轻的规则是由实证道德来维系的。法律仿佛构成社会秩序的骨架,道德则给了它血与肉。”

代孕问题提出了更严峻的挑战,在伦理、生命面前,更需要道德,而不是法律来强制维系一个虚假亲爱的假象。

媒体:二孩政策遭遇不孕不育难题 代孕是否可以放开?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以来,很多高龄妇女加入了生二孩的队伍,各地医院产科迎来婴儿出生潮。
图为春节前夕,湖北襄阳第一人民医院产科护士在护理新生儿。陈文摄
不孕不育成难题
到45岁以后,将近90%的人没有生育能力了,末次妊娠的平均年龄是40岁左右
生了一个儿子,还想再生一个女儿,儿女双全一直是安徽合肥居民程荷凤最大的心愿。去年,39岁的她终于等来国家的二孩政策,尽管取掉了节育环,但一年多了还是怀不上。医院检查报告显示,输卵管通而不畅,子宫前壁有两个直径3厘米和2厘米的囊肿。程荷凤在上海一家大医院做了微创手术,最终幸运地怀了胎。
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以来,70后、80后加入了再育的行列,高龄孕妇井喷式增加。我国高龄孕妇的比例,1995年为0.9%,2005年为4%,2015年为10%。数据显示,全国符合生育二孩条件的9000万左右家庭中,60%的女方年龄在35岁以上,50%在40岁以上。不少高龄女性急着怀孕,却有心无力,怀不上孩子了。不孕不育成为想生育二孩家庭的最大心病。
国家卫计委科研所临床医学中心副主任耿琳琳说,人的生育年龄和生育率呈负相关性,年龄越大,生育能力越低,再加上妇女的卵细胞逐渐老化,以及环境污染、电磁波辐射、化学品的影响,在未绝经期之前的10年内,妇女的卵泡质量会出现下降趋势。随着年龄增加,生育率呈明显下降趋势,到45岁以后,将近90%的妇女没有生育能力了,末次妊娠的平均年龄是40岁左右。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生殖中心主任医师鹿群表示,年龄在生育中占非常重要的地位,年龄决定了卵子细胞的质量和数量。生育能力也随着年龄的增加而下降,一方面是卵巢储备功能下降,另一方面是影响生育能力的疾病增加,流产率升高。
相比卵子,精子更脆弱。近年来,男性不育增高趋势比女性不孕还要明显。工作压力大,影响身体内分泌激素分泌,导致精子数量减少、精子运动能力降低和精子形态异常。男性中无精症、少精症、弱精症病人明显增加,生精细胞严重损害,精子质量下降,从而降低男性的生育能力。相关统计表明,男性每毫升精液所含精子数量降至目前的2000万到4000万个。
“曾经做过剖宫产的母亲再次生育,面临着疤痕子宫的风险。疤痕愈合不了,到了晚期随着胎儿的增大,有可能发生子宫破裂,甚至危及生命。”耿琳琳提醒,怀孕的妈妈,要特别注意早孕期排除子宫疤痕妊娠。建议40岁以上女性一定要先咨询医生,防止并发症。
人类生育力下降,已经成为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世界卫生组织人类生殖特别规划署报告,世界范围内不孕不育率高达15%—20%,中国不孕夫妇约1500万对。北医三院妇产科主任医师王丽娜介绍,怀孕的妇女流产率高达15%,复发性流产约占1/3。即使能怀上,保住了,生下来的孩子有5.6%的出生缺陷率,是发达国家的2倍。
耿琳琳分析,高龄不但能使生育能力降低,而且生育的畸形儿童明显增加。高龄生育的妇女卵子老化,造成基因突变的情况增多,更容易生出基因缺陷的患儿。如果孕妇的实际年龄大于34岁,胎儿畸形率会达到8%—15%。一些先天性的疾病如心血管畸形、唇腭裂等,发病率也会随着母亲生育年龄增加而上升。
冷冻胚胎留“种子”
38岁以上再做生育力保存的成功率非常低,活产率小于1%,建议在35岁以前做生育力保存
2016年末,在长春市吉大二院,一名产妇剖腹产生下一个7斤4两的男婴,母子平安。让人惊奇的是,这名产妇已有64岁。产妇因“失独”在闭经10年后,再次通过试管婴儿技术怀孕。如此高龄还能成功怀孕,几率极小。
随着二孩政策全面放开,接受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治疗的程序简化,越来越多的高龄产妇选择再拼一把,冻精冻卵、试管婴儿成为热门话题。王丽娜说,辅助生育技术解决了不孕症患者的问题,给许多家庭带来了福音。
王丽娜刚开始在生殖门诊时,经常有病人来问:“大夫,我上你们这儿做试管,什么时候能把孩子抱回去?”他们以为是在试管里把孩子养大,不用生,到10个月把孩子抱回去就可以。
最近,北京石景山区居民成丽霞顺利地生下二胎。这个新生儿是她女儿的同胞胎,只是晚出生了10年。成丽霞当年为生孩子发愁,最终选择了在北医三院做试管婴儿。在实验室的培养皿里进行培养形成胚胎,取卵后3—5天把胚胎或囊胚移植到子宫。移植第四天验尿,如果怀孕了,30天进行B超检测,后续进行产科产检。当时还有剩余的胚胎,进行冷冻以备下次移植。放开二孩政策后,成丽霞到医院询问冷冻胚胎能否解冻,让她再生一个孩子。王丽娜说,冷冻胚胎成功率很高,同时打破了人们对生育的传统观念。
王丽娜介绍,实施辅助生育技术,早产率、妊娠高血压、妊娠期糖尿病的发病率比自然妊娠高,多胎比例明显升高。多胎会导致孩子出生体重的下降,做辅助生育还有一些并发症。
肿瘤患者经过放化疗后,生育能力会受到毁灭性打击,生育率非常低。王丽娜提醒,这类人群可以提前冷冻胚胎留下“种子”。研究发现,38岁以上再做生育力保存,成功率是非常低的,活产率小于1%,因此建议在35岁以前做生育力保存。
代孕是否可放开
代孕要有“刹车”,不能任意行驶。要把代孕技术放在一个特定的笼子里关着,但这个笼子不能太松,“牛栏关猫”是不行的
治疗不孕不育的方法有很多种,比如药物治疗、试管婴儿、人工授精等。但是,这些方法的疗效还有待进一步提高。目前,一般性的药物治疗怀孕率为10%—15%,做试管婴儿的怀孕率为40%—50%,人工授精的怀孕率为15%—20%。
如果自己没法生二孩,另一条路就是代孕,但我国严格禁止代孕。2001年,原卫生部曾出台《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其中第3条第2款指出:“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作为一种相对新兴的事物,代孕确实涉及一系列伦理问题,也对社会管理带来挑战。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薛军认为,代孕过程中,即便精子和卵子都属于委托夫妻,孩子由另一个女性身体生产,也可能让某些人产生亲子关系错乱的感觉。在怀胎和分娩过程中,代孕者可能对胎儿产生母子情结,在孩子出生后不愿放弃,造成归属权的争夺。
王丽娜说,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所能允许的就是志愿代孕,代孕母亲基本上属于无偿的行为。王丽娜呼吁,如今肿瘤发病率这么高,有的病人可能在30岁甚至更早把子宫切了,这么年轻就永远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确实令人惋惜。她建议适当放开代孕准入,但要防止商业代孕。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教授王一方说,伦理不应该成为代孕技术的负担,而应成为促进技术有序发展的工具。对于失独家庭来说,夫妻双方处在精子、卵子尚可用的情况下,却已没有生殖能力了。代孕能解决失独家庭的生育问题。

对于代孕,耿琳琳感触特别深。汶川大地震中,很多家庭都失去了孩子,他们特别想再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但由于年龄因素,没办法再生育了。她呼吁,加强伦理监督和技术监管,适当放开代孕。
北京大学医学部伦理学副教授尹秀云认为,代孕技术的应用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法律上的,一个道德上的。即便法律不允许,也不能把代孕悬置起来,完全不考虑。
王一方说,代孕要有“刹车”,不能任意行驶。要把代孕技术放在一个特定的笼子里关着,但这个笼子不能太松,“牛栏关猫”是不行的

继泰国之后 “代孕天堂”印度也对外国人代孕说不


印度政府最近发布了一项法案草案,明令禁止外籍人士在印度寻求代孕服务。这意味着印度这个“代孕天堂”将向有此需求的外国人关闭大门。
除了全面禁止外国人来印度寻找代孕外,印度本国人也将受到更多限制,比如只有结婚超过5年、无法生育孩子的父母才能申请代孕,并且要有一方参与到过程中。
主要禁止外国人和同性恋
印度外交部长斯瓦拉杰(Sushma Swaraj)表示,新发布的法案草案将禁止非印度籍人士及同性恋伴侣在印度寻找代孕,原因是印度社会存在大量滥用代孕的现象,包括夫妻丢弃多余的孩子或先天性残疾的婴儿等。
印度是当今世界最大的代孕国,全国运营着超过2000家的生育诊所。据印度政府统计,每年约有2000对夫妇在印度寻找代孕服务。
批评人士表示,印度的代孕母亲常常被恶意滥用,他们将那些臭名昭著的诊所称之为“子宫借贷”公司。
去年,律师瓦德(Jayashree Wad)要求印度最高法院禁止商业性代孕,禁止因为商业利益剥削印度妇女。他向法庭表示,代孕过程中含有大量商业因素,大部分利益被医生、医院以及机构榨取。
印度代孕费仅美国五分之一
根据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披露,在印度通过代孕获得孩子大约需花费25000美元,而在美国这一费用要高十倍。印度代孕母亲一次可获得5000~7000美元不等的报酬,在美国则高达25000美元。该杂志同时指出,对于年收入仅有300美元的印度贫穷妇女来说,这显然是一笔巨款。
对于支持者来说,这无疑是“黑暗的一天”。他们认为,相对于“一刀切”,政府更应该出台更合理的规定。
国际生育中心创始人及专业代孕非政府组织的负责人巴克希(Rita Bakshi)表示,代孕业是一项成功的产业,造福了无数夫妻,“如果人们可以到印度进行白内障或心脏手术,那代孕为什么不可以?”
印度内阁已批准此项法案草案,议会将在今年晚些时候进行讨论。
主要代孕市场都在收紧政策
世界上主要的代孕市场都集中在亚洲,其中印度和泰国最受欢迎。
2002年,印度将商业代孕服务合法化,至今已有成千上万的夫妇借此获得子女。由于价格低廉、条件宽松、医生资源丰富以及潜在的孕母群体数量庞大,印度“当仁不让”地成为了“代孕天堂”。
同样代孕业火爆的泰国也有“代孕之都”的称号。受到多起跨国代孕风波的影响,该国在2015年7月30日正式生效了严厉的《代孕法》(全名为《保护以辅助生殖技术生产婴儿法》)。该法律规定,寻求代孕服务的夫妻应为泰籍,若夫妻双方有一人为非泰籍,则两人结婚时间应不少于3年。也就是说,自此外国夫妇前往泰国寻求代孕服务属于非法行为。另外,根据该法,寻求代孕者应为符合泰国法律规定的“由男女结合成的夫妻”,鉴于泰国并未在法律上承认同性婚姻,因此同性配偶也无法在泰国代孕。《代孕法》还对代孕者做出了严苛的规定,比如代孕者必须是寻求代孕夫妻的亲戚,但不能是他们的母亲或直系后代;代孕者必须年满25周岁,生育过一个以上的孩子并得到丈夫的同意。如果代孕母亲违反法律,将面临最高10年监禁和至多20万泰铢(约合3.54万元人民币)罚款。
英国《卫报》称,随着泰国、印度先后对代孕业亮起红灯,今后“世界代孕中心”可能会转向柬埔寨等地。

轰动全美的代孕婴儿案 一纸代孕契约女婴降生风云突变

  日前,《人民日报》刊文《生不出二孩真烦恼》,呼吁代孕合法化,引发热议。2月8日,国家卫计委发言人表态,“根据相关法律,继续严厉打击代孕行为”。

  放眼域外,商业代孕兹事体大,血缘、情感、金钱交织,涉及伦理、法律、社会等一系列问题,上演了无数的悲欢离合。30年前,那场轰动全美的代孕婴儿M案,或许能带给人们更多的启示。

  一纸代孕契约

  1976年,密歇根州律师诺尔•基恩勇于吃螃蟹,第一个进军商业代孕法律服务领域。1980年,他起草了有史以来第一份商业代孕合同。1981年成立的诺尔•基恩不育中心,专门为求子心切的不育不孕夫妇提供商业代孕法律服务。

  1985年2月5日,两对新泽西夫妇来到中心,签署代孕合同。谁也没有想到,这两个家庭日后会卷入全美第一起代孕纠纷中。

  合同的一方是垃圾车司机理查德和玛丽夫妇。两人早年辍学结婚,此后12年,饱尝搬家、失业、分居一系列人间艰辛,甚至靠政府福利维生。1984年3月,看到报纸上刊登的不育中心商业代孕广告,一心赚钱养家的玛丽决定应征。

  合同另一方是一对医生夫妇——威廉和伊丽莎白。他们同为名校密歇根大学高才生,双双进入医学院深造。威廉体谅妻子住院医师工作繁忙,身为犹太家庭独生子的他同意推迟要孩子。婚后11年二人事业一帆风顺,收入丰厚。

  美中不足的是,伊丽莎白患上动脉硬化症,生孩子风险不小。这让父母为纳粹集中营幸存者、一心想要孩子的威廉情何以堪。收养孩子的话,法律程序烦琐,等待时间漫长。难道这一辈子,就不能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吗?

  威廉夫妇求助于诺尔•基恩不育中心。翻开一大叠候选代孕女性照片,威廉夫妇不约而同地一指——就是她(玛丽)了!

  代孕合同白纸黑字,“(合同)唯一的目的是使威廉和他不孕的妻子有一个与威廉有血缘关系的孩子”,理查德同意合同的“目的、意义和条款”,同意妻子玛丽接受威廉的精子,进行人工授精,“放弃对孩子直接的监护权”,并“放弃他的抚养权”。

  玛丽同意用自己的卵子接受人工授精,孕育并分娩婴儿,但不形成“母子关系”,把孩子及她对孩子的抚养权让给威廉。她还放弃了做有关流产决定的权利,威廉有权要求她接受羊膜穿刺检验,如果发现胎儿存在先天或遗传异常,她将“按照威廉的要求做掉胎儿”。此外,理查德夫妇“同意冒一切风险,包括死亡的危险,这在胚胎、孕育和生产过程中都是可能出现的情况”。

  合同规定苛刻:如果玛丽在怀孕前四个月流产,威廉仅支付必要的医疗费用。怀孕五个月后流产,玛丽可获得1000美元补偿。孩子生下后,威廉同意经由不育中心支付给玛丽1万美元。合同强调这是“服务和花费”的补偿,不应该“理解成是终止抚养权的费用或换取放弃抚养权的费用”。

  值得注意的是,伊丽莎白既不是合同的一方,而且合同也未提到她的名字,但理查德夫妇同意“假如威廉在孩子出生前死去,孩子由伊丽莎白抚养”。

  女婴降生 风云突变

  1986年3月27日,28岁的玛丽于医院顺利产下一女。看到新生命的降临,她欣喜万分。她拒绝接受1万美元,当晚把孩子带回了家。3月30日,威廉夫妇千方百计把孩子抱走。当天嚷着要自杀的玛丽就把孩子抱了回去,“我永远不会放弃女儿”。

  威廉夫妇大吃一惊,决定采取强制措施执行代孕合同。警察第一次敲门,玛丽拿出女儿的出生证明,警察两手空空离去。待到警察第二次再来敲门的时候,玛丽连忙从一扇开着的窗户把婴儿递给丈夫,一起逃走。

  同年7月,一个私家侦探查到玛丽的下落。威廉夫妇向法院起诉,要求冻结玛丽一家银行账户,发出逮捕令。两家人争夺一个婴儿的法律大战就此开始。

  1987年1月5日,法庭开庭。新泽西州哈维法官任命洛兰做婴儿的临时监护人。鉴于威廉将女孩命名为梅丽莎,玛丽则称呼她为萨拉,法庭为保护隐私,称之为Baby M。法庭上,双方律师攻防激烈,雄辩滔滔。威廉夫妇的律师斯科罗夫说:“法庭上要解决的问题是合同应不应该履行的问题。”他接着解释说伊丽莎白的多发性硬化“是她不能生育的实际因素,因为怀孕使她的健康冒极大的危险”。

  玛丽的律师哈罗德反驳:“威廉夫妇不想自己孕育孩子的唯一理由是伊丽莎白有一个不想放弃的职业。她的多发性硬化只是轻度的。在这个案子之前,她从来没有做过诊断。我们来到这里不是因为伊丽莎白不孕,而是因为有一个女人站起来说,有些东西是金钱不能买的。”神经病学家杰拉德做证:伊丽莎白“如果有病的话,也是很轻很轻的病例”。

  婴儿监护权的归属,成为争论焦点。律师斯科罗夫认为根据合同规定,他的当事人对孩子有排他性的权利,因为这将符合孩子的最佳利益。“尊敬的法官先生,根据合同原则及子女最佳利益原则,你必须终止玛丽的权利,允许伊丽莎白收养这个孩子,允许威廉夫妇做梅丽莎的父母亲。”律师结辩陈词。

  临时监护人洛林出庭做证,她咨询了三位专家(社会工作者朱迪斯博士、心理学家大卫、精神分析学家马歇尔)的意见,三人建议法庭把孩子的监护权给予威廉夫妇,同时否定玛丽的探视权。“他们的调查研究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同意他们的意见。”洛林说。

  律师斯科罗夫再次撒出杀手锏——玛丽是个不称职的母亲。她曾带着婴儿外逃,躲藏了一段时间。“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她是一个不稳定的人。”

  接着,他放了一段威廉和玛丽之间的电话录音。威廉:“想要回我的女儿。”玛丽:“我也想要她,我们怎么办,把她切成两半?”威廉:“不,不,我们不能切成两半。”玛丽:“你想让我,让我杀了自己和这个孩子不成?”威廉:“不,这是我首先把孩子给你的原因,我不想让你自杀。”玛丽:“我已经给她喂了四个月的奶。她跟我连在了一起,我跟她睡在一张床上。她甚至自己不能睡觉。孩子又哭又闹找妈妈的时候你怎么办?”

  录音当中,威廉提及合同:“我会做她的父亲。你是签了合同的。”玛丽则嗤之以鼻:“忘掉那合同吧,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宁愿和她一起死掉也不能让你带走她。”

  儿童心理学家索尔克博士为威廉做证:“我首先要说,我没有看见有任何的父母权利存在。合同规定玛丽提供子宫进行人工授精以换取1万美元。我的感觉是无论在结构上还是在功能上,威廉夫妇作为父母角色的取得是通过代孕子宫而不是代孕母亲获得的。”

  精神分析学者马歇尔出庭做证,认为威廉夫妇应该得到监护权。“玛丽有边缘性人格混乱,把孩子从窗户递出去是一种无法预期的冲动行为,正是这种混乱的证明。”连玛丽染她那过早白了的头发,也是“自恋人格混乱”的证据。

  女精神分析学家希尔沃曼博士拍案而起,为玛丽飞往佛罗里达等“疯狂行为”辩护:“玛丽的反应是任何一个亲生母亲都会做出的反应,她正在遭受痛苦、折磨。亲生母亲和孩子的情感联结非常非常强大,难以割舍。”

  本案引起美国民众高度关注。广大女性义愤填膺,站出来为玛丽做证,说她是一个称职的母亲。女演员梅丽尔•斯特里普和作家苏珊•桑塔格等121名著名妇女发表公开信,批判马歇尔等男性“专家”的谬论。这封信的标题是《根据这些标准,我们都是不合格的母亲》。信中要求“法律界人士和陪审员应该认识到母亲不需要完美以‘配得上’拥有自己的孩子”。

  在代表玛丽做总结陈述的时候,哈罗德律师再一次指出伊丽莎白并非不孕。他指出只有在“实际抛弃或虐待孩子”的情况下,法律才允许终止父母的权利。他预言,一个支持该代孕合同的裁定会导致“一个阶级的美国人剥削另外一个阶级的美国人。一个环卫工人的妻子为一个儿科医师生儿育女”。

  1987年3月31日,一审判决出炉,哈维法官判决:代孕契约有效,被告玛丽的亲权终止,必须停止给婴儿喂奶。婴儿判给威廉夫妇,玛丽每个星期有两个小时的探视时间,且必须在“隐蔽的严格监控的环境下,以避免冲突或伤害”。法官接着把伊丽莎白带到他的办公室,主持她收养婴儿的仪式。

  有一些东西是金钱不能购买的

  一审判决引发民意强烈反弹。代孕是生意?孩子是商品?子宫是制造商品的机器?不孕夫妻的无奈,代孕妈妈的可悲,金钱与交易、道德与法律、医学与伦理,好不纠结——电视节目里,女权人士、律师和哲学家激辩不休。

  本案涉及的阶级问题,无法回避。威廉夫妇反复强调他们的经济状况对抚养女婴有利,玛丽的丈夫只是个垃圾车司机。但玛丽反驳说母爱才是最重要的,一审律师费自己已花掉25万美元。

  1988年2月2日,新泽西州高等法院推翻一审判决,裁定因违背公共政策,代孕合同无效,恢复玛丽的亲权,取消伊丽莎白对孩子的收养权。法官罗伯特发表法庭一致意见:“我们不了解,也不能想象还有其他案件,一个完全称职的母亲要放弃或许是永远放弃她新生的婴儿,而且因为她不愿意放弃就说她是一个坏母亲。这就是在出售一个孩子,至少是在出卖一个母亲对其孩子所拥有的权利。这一合同完全背离本州法律的目的:它未顾及收养的恰当性,即导致母子/女分离。而这一切都是为了金钱!利益的动机支配、渗入并最终控制了这一交易。必须明白,在一个文明的社会,有一些东西是金钱不能购买的!”

  在宣布代孕合同无效后,法官们把这起官司归为“自然父亲和自然母亲”之间的争议,两人有均等的权利。考虑到孩子最佳利益(玛丽已同丈夫离婚,改嫁他人),家事法院把孩子的监护权判给威廉,但允许玛丽享有广泛的探视权(无监视,不受打扰)。

  1989年,玛丽推出书籍《一个母亲的故事:Baby M案的真相》。截至1992年,全美17州通过立法限制商业代孕合同或宣布其为非法。

  2004年,成年的梅丽莎与生母玛丽的亲权自然终止,伊丽莎白正式完成收养手续。接受记者采访,梅丽莎表示:“我非常热爱我的家庭,很高兴有他们的陪伴,最终和他们在一起。他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

baby否认代孕 邓超李晨力证:我们都碰过肚子哦

李晨力证baby没代孕说:“怀孕的时候我们吃饭,她还是那么瘦。而且我也摸了肚子感受了一下。”邓超也表示:“我也摸啦!”
baby回归《奔跑吧》baby回归《奔跑吧》
  新浪娱乐讯 今天《奔跑吧》baby产后终于回归跑男家庭。与伙伴们拥抱之后,baby被郑恺[微博]调侃:“怎么生完孩子后完全没胖?你是生了个假孩子吧。”

  或许因为此前总有人质疑baby产后恢复这么快是因为代孕。听到这样的调侃,baby也回应道:“我不是代孕,我怀孕的时候超哥他们有来看我,摸过我肚子的。 ”

  李晨[微博]一旁也力证baby没代孕说:“这个我可以证明,怀孕的时候我们吃饭,她还是那么瘦。而且我也摸了肚子感受了一下。”邓超[微博]也表示:“我也摸啦!”(新娱)